苹果无需设计师
2019-06-28 17:44 苹果 苹果设计师 乔纳森·艾维离职

苹果无需设计师

作者:杨博丞 来源:子弹财经(ID:wwwhygc)

乔纳森·艾维最终还是离开了苹果。

二十七年,二十七岁。一个是艾维为苹果服务的时间,一个是艾维入职苹果时的年龄。同样的时间节点仿佛在向世人诉说他与苹果的情愫。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在带领苹果设计团队二十七年后,艾维还是选择离开。根据他所述,他将与老朋友、设计师马克·纽森共同创办自己的设计公司,而他们创业的品牌是为了向乔布斯致敬,取名LoveFrom。

同时,艾维还称,在创业后将继续继续与苹果密切合作,而苹果公司将会是其主要的客户。苹果对此回应:艾维不会有直接的继任者。

艾维“不值钱”了。

相比起艾维,入职1年的陆奇离职百度时,当天百度股价跌幅达9.54%,市值蒸发94亿美元。而当入职20年的艾维离职苹果时,苹果股价下跌了0.8%,市值蒸发80亿-90亿美元左右。

艾维在一份声明中说,在过去的近30年里,他始终致力于在苹果建立强大的设计团队和文化,今天的苹果比历史上的任何时候都更强大,人才济济。

虽然目前的苹果外表光鲜亮丽,但它已然面临变局。

从乔布斯时代的注重设计,到库克时代的注重营销,如今的苹果再次面临转型阵痛。

01  

乔布斯之徒离职

艾维离职早在三年前就曾露出端倪。

2015年,艾维被任命为“首席设计官”,担任不受干涉的角色,将苹果软硬件团队的管理职责交予新高管,而艾维继续负责所有设计,包括规划新想法和计划。直到2017年,他再次重掌设计部门。

当时,有很多人认为,当时的调整对于艾维很不利,这其实是“明升暗降”,在晋升之后,其他高管以及员工已经不再向他汇报设计工作了,这或许是艾维想离开苹果的原因。

两年后,艾维又重新执掌设计部门,或许是源于苹果在创新上的匮乏,以及库克对于资本的掌控。

2011年,苹果灵魂人物乔布斯去世后,有媒体曝出艾维想要离职的消息,“其中最大的原因不是因为乔布斯逝世,而是因为他想要花更多时间来陪伴家人。”

同样,有另一种说法是,“对于乔布斯的去世他感到痛心与惋惜,艾维受到了极大打击,他想离开苹果调整自己。”

乔布斯时代的艾维创造出了许多惊艳世人的产品,其中包括iMac、iPhone、iPod、iPad等产品。

回顾艾维的苹果职业生涯,大致可以分为两个时间段,分别是1994—2011年,2012—2019年。

艾维见证了苹果的辉煌,同时他也见证了苹果的低谷。

艾维自小就在设计之路上展现着他天才的一面,17岁时他便能够设计出达到工业生产标准的作品。让他真正迷恋上苹果的则是他的大学时期。

高中毕业后,艾维在诺森布里亚大学(原纽卡斯尔理工学院)工业设计专业学习,在学习期间,他接触到了苹果电脑,这是当时乔布斯主导设计的Macintosh(麦金塔)系统,对此艾维非常震惊。

艾维觉得使用苹果电脑比他做过的任何一件事都容易,可交互式操作系统界面,以及设计者为用户体验所作出的努力深深地影响了他。

从此,艾维便一直关注苹果公司的动向,直至1994年他全职加入苹果公司,这时他刚刚27岁。

但,此时进入公司的艾维并没有见到这台电脑的设计者乔布斯,因为此时,乔布斯已离开苹果,而苹果正处于动荡时期,各项业务均处于下坡期。

在艾维加入苹果设计部门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便是设计第二代Newton MessagePad掌上电脑,但由于乔布斯的离开,整个苹果公司文化氛围转变,英雄无用武之地,这让艾维萌生退意。

就在艾维想退出苹果之时,乔布斯归来,他开始进行大刀阔斧地改革。在此期间,乔布斯将原先苹果公司推出的60多个产品线缩减到仅有4个产品线,并且在全球范围内寻找设计师,但此时的艾维并没有太多关注此事。

陕西快乐十分当乔布斯浏览简历之时,他看到了艾维的简历,这份简历惊动了乔布斯,“他当即决定这就是我们正要寻找的人。而正准备离开苹果的艾维被乔布斯留了下来。”

在乔布斯的领导下,艾维的才艺才真正得到释放。

其实,苹果真正的设计师是乔布斯,而艾维则是一直陪伴与乔布斯左右的“徒弟”。

或许,这次艾维离开苹果的原因是再也没有人能够像乔布斯一样激发他的设计灵感,也没有人能像乔布斯一样刺激他不断挑战自我。

乔布斯时期的苹果产品总能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所有人都认为苹果出品的产品一定是最具前沿科技与设计的,但在库克时期,我们看不到这种产品。

当今的苹果只有平庸,再无惊奇。只有库克,再无老乔。

1997年后,艾维在乔布斯的带领下先后打造出令苹果起死回生的iMac系列,之后又打造了引领全球MP3行业的iPod产品,这款产品迄今为止全球销量突破千万台。

2002年,艾维接到乔布斯指令开始秘密设计和研发苹果手机产品,当时苹果的手机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名称,直到五年后的2007年,苹果第一代移动电话产品iPhone正式问世。

五年间,苹果研发和设计团队经历了种种困难,包括无线电、软件、硬件以及设计方面,而在这款产品的研发期间,乔布斯也多次参与,他曾就任何一个问题与这些研发人员们大发雷霆,最终这款产品还是得到了乔布斯的认可。

乔布斯为了能让艾维有更强的设计灵感,特意单独为他开了一间设计工作室,这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工具、材料以及加工设备。而这间屋子则是苹果高度保密之地。

据说,就连艾维的妻子希瑟·佩格都没去过他的工作室,他甚至没有告诉佩格自己的工作性质。此外,艾维的两个双胞胎儿子也像大多数苹果员工一样,没有去过工作室。

工作室的玻璃被涂上了各种颜色,屋子里播放着员工们所喜爱的音乐。之所以大声地放着音乐,曾有一种说法是,乔布斯经常突然光顾设计室,放音乐是为了把音量调高来压过乔布斯的怒吼声,以尽可能避免大家因此而分心。

追求设计与工艺上的极致,将艺术融入产品,这是艾维从“师傅”乔布斯身上学到的精髓,直至乔布斯去世后,很多产品的模具并没有发生很大变化,而是进行了细微之改变,这是乔布斯留给艾维和苹果的工业遗产。

艾维并没有那么传神,传神的人物依然是乔布斯。

得以看见的是,在乔布斯去世后的八年里,苹果的产品正像1994年乔布斯离开苹果之时一样,开始每况愈下。

从iPhone 5到iPhone X,从MacBook Air到MacBook Pro,我们看到的是一次次的微创新,但不可否认的是,苹果的工业设计水平引领了世界向前的潮流,这是乔布斯带给我们的工业遗产。

据艾维回忆,他与乔布斯一见如故。

“我们当时在会上向他展示自己正在制作的东西,就这样一拍即合。”艾维当时谈到了一种疏离感,乔布斯也有同感。

艾维说“当感觉自己看待世界的方式十分特殊时,你会有一种被放逐的孤独感。正因为如此,我们两个人对世界的理解几乎相同。”

乔布斯离不开艾维,艾维离不开乔布斯。只有乔布斯懂得艾维,也只有艾维懂得乔布斯。

如今,商人出身的库克一直追求高效益,但他舍弃了苹果最为重要的陕西快乐十分,以创新驱动技术进步,这种创新不仅是在产品上,更多的是在灵魂的传承。

艾维不是苹果的灵魂,库克也不是。

艾维即将挥别让他走过人生半途的苹果,或许,对他来说,他再也无法遇到自己的设计导师了,剩下的路只能由他一人独自前行。

02  

苹果“不需要”设计师

经历了十年高速发展的苹果,如今放慢了脚步。

它在寻找下一个十年的目标,但它却在十字路口一直徘徊,而徘徊的原因恐怕是究竟是否要放弃高利润。

这一度让库克很纠结。

陕西快乐十分苹果的高速发展起源于iPhone也终于iPhone。

2010年,iPhone 4曾一度风靡全球,它为苹果在智能手机领域奠定了基础,也为苹果打开了手机市场的大门。

一路走来,如今苹果产品曾一度陷入滞销,仅在中国,苹果iPhone在3个月内降价3次,平均每月一降的节奏让众多经销商苦不堪言,同时也让众多消费者对于苹果产品不再疯狂追求。

曾经改变世界的苹果软硬件生态链成为了苹果决胜的关键。如今,苹果正在由一家硬件制造商向服务商转型。

库克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苹果的生态系统被低估了。他夸耀了苹果公司的用户数在过去12个月里增加了1亿,经常性收入来源“服务业务”表现十分抢眼。他还表示,苹果计划今年宣布推出新服务,尤其是医疗保健方面的服务。

在今年WWDC 19全球开发者大会上,苹果推出全新Apple News+服务,加入杂志订阅功能,推出Apple TV Channels电视应用的全新版本,并将其他网络节目与苹果原创节目相结合。

苹果最大的服务收入则是通过其应用商店销售其它公司软件,而后,苹果从这些应用的销售或订阅收入中抽成。这相当于一个内容聚合服务平台。

纵观苹果现在的产品线,除了其自家产品外,更多增添了第三方智能硬件制造商的产品,这犹如中国的小米公司,在打造自家软硬件生态外,更多地整合了第三方产品,实现软件为硬件服务的生态体系。

通过一部手机、一部电脑即可控制所有的硬件系统,苹果也在为之努力。从iOS 13系统开始,苹果拆分了iPad系统,实现iPad OS独立操作系统,种种迹象表明,苹果的战略正在发生变化。

服务,是苹果能抓住的救命稻草之一。根据苹果财报显示,苹果当期的服务营收主要来自于应用商店和音乐商店的抽成,以及云端存储和实体店面等。

陕西快乐十分而苹果一直不断地拉高服务的战略定位,是因为它知道智能硬件已触及天花板,未来只做简单的销售是无法支撑利润的,更何况在中国大市场的巨大变动之下。

苹果2018全年财报显示,其应收共计2656亿美元,而服务类项目仅占赢输的14%,而大部分业务依然被占比86%的智能硬件所包揽。这也说明,苹果服务的人群依然基数较低,因此要想转型并非一日之谈。

另外,苹果的竞争对手安卓生态早已开始在服务上高筑城墙,无论是软件下载、音乐或存储,都已形成了成熟的应用生态,而他们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封闭与开放。如果苹果真正转型服务,那么它必须更加地开放,否则它无法与安卓进行对抗。

因此,苹果转型服务并非易事。无论软件还是服务,它始终是建立在硬件终端的基础之上,始终都需要硬件终端进行交互,所以苹果即便转型服务也无法跳出硬件的掣肘。

近年来,除了转型服务外,苹果在AI和无人驾驶领域也在大步布局。

库克也相继从谷歌、亚马逊、微软等公司挖走了部分AI科技方面人才,以此来支撑苹果在AI领域的研发。另外,苹果还宣布收购自动驾驶汽车初创共公司Drive.ai。

据了解,Drive.ai是百家自动驾驶汽车初创公司之一,苹果此举是为了招募一些工程人才,提升苹果的自动驾驶研发能力。在过去的一年里,苹果公司还聘请了特斯拉前工程总监道格菲尔德来监督这项业务,雇佣了他们5000多名员工。

曾经的苹果,乔布斯创造了iPhone,也创造了移动互联网硬件的辉煌,未来的苹果,在AI和万物互联时代,它究竟又能创造怎样的辉煌。

艾维无法在库克的臂膀下持续地激发出灵感,毕竟库克是一位成功的商人,自从他接管苹果公司后,终于在他的苦心经营下将市值推到了万亿美元之上。

但同样,也没有人愿意相信库克是一位创造者,他缺乏乔布斯对于产品的敬畏之心,以及对产品的极致追求。

而未来,苹果的服务业务和人工智能起势时,它或许不再需要设计师。

子弹财经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