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手机的“苏南模式”
2019-03-30 21:22 华为 余承东 华为P30

华为手机的“苏南模式”

在市场和经济双重压迫下,跑分造假、照片误导等现象层出不穷,对于这种现象带来的“环境”污染,更多的人也都是选择睁只眼、闭只眼。

作者  汪小楼 来源  银杏财经(ID:threemornings)

前几天,一篇名为《县城之殇》的文章描写了深受“苏南模式”影响的太湖:十公分厚的蓝藻堆在水面,一股腐败气味儿隔老远就能闻到······

江苏以化工立省,在上世纪90年代,受惠于上海的星期天工程师,在苏南发展出一大批化工厂,这些企业带飞了苏南经济的同时,也带来太湖蓝藻污染的结果。

迫于经济和市场压力,过去大多数地方政府对环境造成污染的企业都睁只眼闭只眼。

微信图片_20190330201742

太湖治理十年,蓝藻依旧泛滥

江苏省灌云县县长就算过一笔很清楚的帐:“临港化工集中区开发十五年,累计纳税也就是几十个亿,而近两年环保治理就花了数十亿元,彻底治理到位需要近百亿,无论是算政治账、经济账、生态帐,还是民生帐都不划算。”

如今,部分手机厂商似乎也陷入了这种模式。在市场和经济双重压迫下,跑分造假、照片误导等现象层出不穷,对于这种现象带来的“环境”污染,更多的人也都是选择睁只眼、闭只眼。

其中,华为手机看起来就有“苏南模式”的味道。

01

“五彩祥云”

3月29日,华为集团发布了2018年全年财报,营收首次突破千亿美元大关,但效率却变得更低。其应收账款的周转天数较2017年的63天增加了7天;存货周转天数较2017年的71天增加6天;应付账款周转天数也较2017年的72天增加了5天。

华为在研发上的投入,中国公司几乎无可匹敌,但同时我们注意到其“面子工程”—销售和管理上的费用(营销费用)1051亿,高于其研发费用。

微信图片_20190330201753

虽然华为一直没有公开过,具体花在手机研发上的费用,但留意其财报可以发现:华为在财报中用了3500字的篇幅讲研发,涵盖其云核心、云服务、云计算以及智能计算等业务,但关于手机研发的部分,只有243字。

2018年,华为全年的费用率为28.4%,华为在其年报中称,这一数字,是由于公司持续加大面向未来的研究与创新投入、品牌和渠道建设投入的同时,通过持续变革提升效率所致。但相比于2017年而言,华为2018年的效率提高并不明显。如何继续在业务拓展中,提升整体效率,是未来华为要继续面临的问题。

有句古语叫做:高处不胜寒。一般比喻一些位高权重的人,时刻会害怕被别人把自己从高位上拉下来。

然而,所有到达高位的人一边害怕寒冷的同时,一边也舍不得别人看不到的风景和别人享受不到的荣光。更关键的是,高位大多数时候会与真金白银直接挂钩。

这句话不但适用于个人,也适合如今的商业战场。

商业战场上,一旦成为头部玩家,在如何保住铁王座这个问题上,很多企业除了带着团队奋勇直前发起冲锋外,还会投机取巧地随便拉一朵或人为制造不属于自己的“五彩祥云”扣在自己头上,供众人膜拜增加神秘感和江湖地位。

只不过,这朵不属于自己“五彩祥云”也很可能会突然变成一朵乌云。这方面,余承东在最近就成了“榜样”。

近日,一张疑似Gfk集团关于2019年1月全球手机市场销量排名图在“IT老友会”微信群里流传开来。图片的真实来源我们不得而知,不过余承东在该群里发完图片后,做了一个深刻阐述“刚才看到的”,并不忘记强调“Gfk数据是手机行业最权威的数据”。纵观整张图的数据,似乎全球品牌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滑铁卢,唯二实现逆势增长的一个是华为,一个是荣耀。

微信图片_20190330201803

看得出来,余承东话语里充满很强的自豪感:销量1113台,全球手机销量份额18.8%,同比增长21%,超越三星位居榜首。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数据并不包含荣耀的销量。

一时间,朋友圈里的华为员工开始大肆转发,狂欢很快被Gfk集团官方避谣叫停。“假的 非我司数据”,在后续的回应中景辉还不忘嘲讽这是一道人人都会的“小学算数”,然而这么简单的问题就难住了余承东。

微信图片_20190330201820

且不去想一张只利好华为系的照片有什么样的造假动机,余承东也算是历经无数发布会,每次介绍自家产品都如数家珍,对市场份额这种数字必然会更加敏感。一场简单的闹剧,说浅了,只是一次判断失误,说深了,是不是华为管理层对市场的认知已然失灵?

在为自己制造“五彩祥云”这件事情上,华为手机和余承东最近两年也算是不遗余力,频频就有媒体爆料华为手机存在跑分造假、照片误导等嫌疑。

微信图片_20190330201833

在国内手机市场,“华为第二,绝对没有人敢自封第一”,这是如今所有国内手机圈内人公认的事实。

做老大就应该有老大的体面,连电影《方世玉》里靠占山为王起家的雷老虎都知道要以德服人,更何况华为手机本身就拥有正统出身和良好的用户口碑。这种制造“五彩祥云”的做法未免得不赏失,无异于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一直以来,余承东面对媒体所表达的东西,要比华为本身的“危机”文化要高调得多,因此也多了一个“余大嘴”的绰号。

相比较之下,任正非更让人钦佩。在任正非眼里,华为没有成功,只有成长。就算当年华为销售额超过爱立信,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时,任正非都一直迟迟不愿意公布这个事实。

他认为华为还没有做好当第一名的准备,拿到第一名也意味着这一产业也陷入了增长饱和的窘境,华为必须要寻找到下一个万亿级的市场,否则将彻底失去成长的空间。

微信图片_20190330201850

 

华为智能手机部门也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的。实事求是地讲,华为在全球手机市场能取得今日之地位,并不是靠过去的几组数据或者喊几个口号就能实现,反而是凭借自身过硬的产品和努力。

只不过,华为手机最近一两年一步步取得成功后,反而变得有点投机取巧,赢得不够光明正大。

02

口碑危机

2017年3月的华为P10发布会上。余承东就曾说,华为手机已经在产品和技术上超越了苹果,下一步是实现生态和服务的赶超。

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就算是今日华为与苹果,虽然有着南慕容、北乔峰一样的排名,但终究不是一个量级,实力还是有悬殊的。

同年4月,余承东发表一篇名为《华为消费者业务的另一面》。他在该文中谈了产品质量、消费趋势,谈了家国、情怀、人文,同时也吹捧了一把P10。

为了巩固品牌地位和增强销售体系,这种自我营销的方式是各大手机厂商惯用的手段,在这期间它们大谈理想,可以跟用户上谈家国,下谈情怀,彬彬有礼处处让三分。

但是厂商过余夸大这种理想还是会遭遇现实带来的尴尬。就有用户发表过对P10手机的看法:它一款好产品,这我同意。只是消费者看到的华为手机,和余承东眼里的华为手机,在根本上来说是两个物种。

言下之意,错不在华为P10,错在余承东。而与余承东高谈阔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接踵而来的口碑危机。

据之前雷锋网报道,去年8月19日,华为Nova和Nova3i在埃及做宣传时,按照其YouTube账号上宣传所描述,该两款机型的拍摄技术应该是这样的:

微信图片_20190330201953

之后不久,当该照片的女主角传出的令一张照片后,人们才发现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微信图片_20190330202008

第一张照片,男主角摆出这个poss在其宣传视频中展示,所有人都会理所当然地认为,这就是这两款机型拍摄出来的效果,然而第二张照片说明了一切。

严格意义上来讲,华为该举动构不成欺骗,人家也在该视频中有一个很小的页面并且是很小的字体,用阿拉伯语声明过:产品的特征或者实际的规格可能有改变(包括但不限于外观、颜色、大小),含实际的呈现内容(包括但不限于背景、用户界面和控制)。

错不在华为,错在用户不够仔细。如果说这次营销模式有过“吸烟有害健康”式的标签,那么在这之前出现过的类似事件,就是标准的华为手机内部无字牌的“特供香烟”。

2016年月,华为在Google+宣传P9时,发布了一张所谓的P9拍摄出来的样板照片,美得让人窒息:

微信图片_20190330202023

事实上,经过网友深挖后才发现,这张照片只不过是由一个价值4500美元的佳能单反相机来拍摄完成。事后,华为发布了如下道歉声明:

最近,出现在我们社交账户的一张被非由 P9 拍摄的照片,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这张照片是在拍摄 P9 广告期间由专业人士拍摄的,我们分享的目的是鼓励社区。然而,我们已经意识到,我们本应该在这张照片的注释中进行清晰的说明。我们从来都无意于误导——但我们对此道歉,并已经删除了照片。

这个声明就好像流氓打架式的道歉:打人是我不对,最起码也应该在打你之前跟你说一声为什么打你。但是已经打了你们也别计较了,我自罚一杯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当然,这个声明还有没说完的下半句:至于还有没有下次。。。。。。真的很难说。

03

重蹈覆辙

去年10在与雷军之间的隔空喊话时,余承东就为自己竖立了一面鲜红的旗帜:“其他任何厂家手机短期之内相机都不太可能超越华为P20 Pro,只有我们自己能超越。"

然而,在前几天的华为手机P30巴黎发布会上,余承东再次惨遭打脸。三星暗讽P30“银河拍照”造假。这事虽然不缺商业互怼的成分,事实真相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我们依旧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微信图片_20190330202115

在这之前华为的预热海报就有“作假”的嫌疑。那些为这次发布会准备的突出远景变焦能力的宣传海报,被怀疑是由单反相机拍摄完成,而华为方面也没事先明确说过就是P30手机拍的。

这种“投机取巧”的手段虽然无太大过错,但作为一个头部企业就算赢了,也赢得不够光明正大,有失一个行业大哥的体面。

后来华为在宣传海报上加注了“广告创意 仅供参考”的字样,同时声明这些图片只是预热海报,华为已经获得了原始图片的版权,海报只是艺术展现。

微信图片_20190330205834

不得不说,中国文字的博大精深还是有它的道理,在同一张图片上加上几个不同的字后,味道全变了。只不过,在相机那么点巴掌大的地方,华为手机连续栽了这多么跟头着实不应该。

今天,就有很多人站出来为P30“银河拍照”事件辟谣。目前,还没见到华为手机官方正式发声。所以事情的真相还有待进一步考证,就算真是被冤枉,在这件事情上,华为手机也算不上是赢家。

因为信任这个东西一旦丢失,八匹马也拉不回来。只有靠真正实力,才能赢得用户信任,从而赢天下。

话又说回来,在手机相机这件事上,不论是余承东,还是雷军,都不应该骄傲,也不应该为此争得“头破血流”。毕竟,安卓系统这个命门还捏在人家谷歌手里,不是光靠手机的相机功能就能另立山头摇旗呐喊的。

其实,这些年华为手机被媒体曝光和用户吐槽的负面新闻远不止于此。只不过,华为一直是“国字”第一号民营科技企业的存在,再加上去年的“危机”几乎让舆情一边倒。

在如今的国富民强的时代,大多数民众眼里家国情怀远比一款产品重要,以至于这些关于华为手机的“细小”新闻被淹没,余承东时常的满嘴跑火车也没人在意。

从某种层面来说,余承东能够左右开弓将怼友商这件事做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制造了一朵朵的“五彩祥云”,还能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敢怼天怼地的真性情形象,让很多人摆手称快叫好,除了自身硬核能力外,也算是识时务借了势。

2018年1月17日,一份华为公司《对经营管理不善领导责任人的问责通报》在网上流传开。因经营质量事故和业务造假行为,公司主要责任领导遭到问责,任正非首当其冲被罚100万元。

前不久的华为HILINK生态大会2019,余承东再次为华为手机立了一面大旗:华为+荣耀今年的目标是卖出2.5~2.6亿台,成为或者接近全球第一。

余承东和华为手机部门有目标是好事,但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希望不要因类似的“五彩祥云”事件再次惊动75岁的老爷子。

不体面。

银杏财经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