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网空空如也
2019-01-23 18:41 乐视网 贾跃亭 孙宏斌

乐视网空空如也

耗时一年,增资、竞拍、逼债,“三步走”后,在2018年行将结束之际,乐视控股和乐视网被清理门户,孙宏斌将乐融致新牢牢掌控在手中,另又成为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孙宏斌的这块乐视“心病”正在痊愈。

作者 李超 来源 棱镜(lengjing_qqfinance)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 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1月16日,距离2018年报披露还有两个多月时间,乐视网(300104。SZ)再发公告提示退市之风险。

截止2018年9月,乐视网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是-3。65亿元、净利润-14。89亿。按照深交所规定,如经审计后乐视网2018年全年净资产为负,公司股票将被暂停上市。

融创系尽管只持有乐视网8。56%的股份,但自2017年8月以来一直控制着乐视网的董事会。

2017年11月,《棱镜》就曾独家披露,面对乐视网注定“安乐死”的结局,融创董事长孙宏斌谋划盘活乐视核心资产——通过增资方式稀释乐视控股在乐融致新(原乐视致新、新乐视智家)中的股权比例,以实现融创系后续绝对控股尚存价值的乐视电视、影视两大业务。

2018年3月,孙宏斌以工作安排调整为由提前卸任乐视网董事长,一出“弃帅保车”的止损大戏拉开帷幕。

耗时一年,增资、竞拍、逼债,“三步走”后,在2018年行将结束之际,乐视控股和乐视网被清理门户,孙宏斌将乐融致新牢牢掌控在手中,另又成为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

孙宏斌的这块乐视“心病”正在痊愈。

01

“旧乐视”三振出局

2017 年 1 月,融创宣布 150 亿元投资乐视网、乐融致新、乐视影业三家公司。

彼时,乐视网和乐视控股分别持有乐融致新40.31%和18.38%的股份,位列第一和第三大股东。融创通过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陕西快乐十分持有乐融致新33.50%的股份,屈居第二。

在贾跃亭出走美国后,孙宏斌兼任乐视网董事长,2018年3月,他宣布辞职,但他依旧对乐融致新的大屏电视业务心存希冀。此后,乐融致新开启“泛融”之路,引入一波战略投资者。

孙宏斌几乎与当年“秒入”乐视一样,短时间内找到众多同伴组团“练级”。

首先是天津嘉睿以3亿元现金“以身作则”,开启增资序幕;紧接着,江苏设计谷科技陕西快乐十分以2.4亿元“债转股”方式入伙;随后,包括腾讯旗下林芝利创信息技术陕西快乐十分、京东旗下江苏京东邦能投资管理陕西快乐十分在内,又分别以2亿元至3亿元现金加入。

待到2018年8月增资完成,乐融致新股东数由7家变为12家,乐视网和乐视控股持股比例分别下降至36。41%和15。33%,天津嘉睿的持股比例则下降至30。72%。

融创再进一步,控股乐融致新。

2018年9月,债如牛毛的乐视控股所持有的乐融致新全部股权,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开拍卖。天津嘉睿以1.10亿元和1.31亿元竞拍成功,总价2.41亿元拿下乐融致新15.33%的股权。

这次竞拍成功后,代表贾跃亭的乐视控股不再是乐融致新股东,天津嘉睿持股比例上升至46。05%,成为乐融致新第一大股东。

故事并未到此为止。

2018 年 12 月 4 日,乐视网收到融创旗下的天津嘉睿发出的《催款函》,要求其立即归还所欠后者的借款本金12.9亿元和0.55亿元。同时,融创向乐视网发出《通知书》,要求乐视网在3日内归还前者为其垫付的中泰创盈贷款本金及利息共19.14亿元,否则融创将启动司法程序。

这两笔借款均可追溯至2017年11月,天津嘉睿和融创分别为乐视网提供借款和担保。

与此同时,乐视网将所持有乐融致新全部股份的80.05%,用来上述债务的担保或反担保。也就是说,一旦乐视网无法偿还这两笔借款,乐视网所持乐融致新29.15%股份,将被孙宏斌笑纳。

通过三步,总共耗时1年、耗资38亿元,孙宏斌将融创对乐融致新的持股比例由33%有望提高至75%,同时将乐视控股和乐视网这些旧乐视力量三振出局。

02

乐融致新出表

1月16日,乐视网再发退市风险提示,2018年前三季度,乐视网净资产-3。65亿元,净利润亏损14。89亿元。如若经审计后2018年全年净资产为负,将被暂停上市。

孙宏斌在媒体上公开承认,投资乐视网是一场失败,但他同时也强调,对于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的投资并不在“失败”之列。这是孙宏斌决定抽身乐视网、全力保住电视和影视业务的宣言。

翻开乐视网的资产负债表,再沉着的人都会头皮发麻。

2018年前三季度,乐视网总资产164亿元,其中现金不到3。5亿元,主要资产首先是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和其他应收款总共44亿元,多为关联交易下产生,几乎可以全部计提坏账;

其次是无形资产39亿元,这部分资产主要为影视版权,几乎不再更新。也就是说,这些无形资产基本上是正在贬值的“老片”。实际上,2017年末,乐视网已经对影视版权计提了多达23亿元的减值。

面对这样一张报表,孙宏斌无力拯救,只剩止损。

2018年前三季度,乐融致新营业收入5.55亿元,当季乐视网总营收13.71亿元。可以说,乐融致新是乐视网目前为数不多的还在经营运转的资产。

乐融致新值得孙宏斌钟情的理由不限于此。

2016年,乐视网通过乐融致新在香港设立的全资子公司认购了TCL电子的股票。wind数据显示,目前TCL电子第二大股东为乐视致新投资(香港)陕西快乐十分,后者持有上市公司14。95%股份、总共3。5亿股,该部分股权系乐融致新间接持有。

TCL电子最新股价在3.5港币/股左右,乐视致新(香港)持有市值在12.3亿港币左右。

2018 年 12 月 6 日,天津嘉睿完成拍卖所得乐融致新股权的工商变更,正式持有乐融致新46.05%股份,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

尽管乐视网暂时仍持有乐融致新36。41%股份,但由于不再构成对乐融致新的实际控制,乐融致新将不再纳入乐视网的合并报表范围。乐融致新出表后,上市公司原硬件相关业务收入将不再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失去乐融致新后,乐视网2018年财报恐将更加不忍直视,只剩下全资子公司花儿影视尚存一线生机。

目前,乐视网营业收入主要由广告业务、会员及发行业务(付费、电视剧发行)组成,其中电视剧发行业务收入来自乐视网下唯一影视剧公司花儿影视。

相对广告、会员、版权收入相较2017年上半年同比下降幅度超过60%,只有花儿影视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基本稳定,“为上市公司保留了可观的收入规模。”

1月18日公告显示,花儿影视2013年至2016年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分别为6564.57万元、9107.89万元、24017.34 万元、11707.58万元,分别超出2013年资产注入时承诺净利润264.57万元、1007.89万元、13697.34万元、787.58万元。

按照资产注入时的对赌协议,花儿影视主要管理层将得到4030万元激励,乐视网董事会对外回应此举是为遵守对赌承诺。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乐视网截止2018年前三季度,合并报表范围内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51.91亿元,主要为应付供应商及服务商欠款。

03

影业劫后余生

无论是两年前进入乐视,还是一年前泪洒镜头,亦或如今的断舍离,孙宏斌对于投资大文娱这个方向矢志不渝。

乐融致新出表之际,乐视影业也完成了去“乐视化”。

2018年9月,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影业运营主体乐视影业(北京)陕西快乐十分21.81%的股权,被天津嘉睿以5.32亿元拿下。工商注册资料显示,2018年10月30日,乐视控股退出股东行列,天津嘉睿则以42.81%股份成为乐视影业新的实控人。

根据乐视影业之前的重组方案,2014年和2015年其净利润分别为6445万元和1。36亿元,还曾为注入乐视网,许下2016年至2018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2亿元、7。3亿元和10。4亿元的业绩承诺。

不过,乐视网2016年投资10亿的《长城》和投资2亿的《爵迹》,票房只有11.73亿元和3.82亿元,远低于预期。融创中国2016年财报显示,乐视影业当年利润仅1.45亿元。

乐视影业在整个乐视深陷危机的过程中,一直没有停摆,只是成果寥寥。

2017年,乐视影业作为主出品方投资电影《奇门遁甲》,该片成本2。5亿元,最终票房不到3亿元;2018年,乐视影业又作为主出品方投资了国庆档电影《影》,外界估计该片成本3亿元,票房6。28亿元同样低于预期。

乐视影业所处的电影市场遭遇行业与资本的双重寒冬,2018年票房增速15年来首次不足10%,暑期档和国庆档两个重要档期票房同比增长率仅6.3%和-20%。

尽管业绩未能如期,但乐视影业或许来不及考虑这些,在彻底放弃与乐视网关联后,乐视影业CEO和元老张昭依旧深得孙宏斌信任,使得后乐视影业管理层相对保持稳定。

截止目前,张昭直接持有乐视影业3.83%股份。

从两年前150亿入股乐视网,到2017年与贾跃亭的反复撕扯,再到2018年止血退出,孙宏斌超过200亿元的投入,最终换来的是对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的绝对控制。

按照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股权最近一次(2018年9月)的拍卖价值,两家公司的总体估值加起来不足60亿元,较融创最初入股时的307亿元,暴跌超过80%。

其中滋味,恐怕只有他自己才能了然。一旦乐视网退市,留给中小股东的又会是什么呢?

李超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